“坐月内”是潮汕民间对产妇处于产褥期的一种俗称。此俗最早可追溯至西汉《礼记·内则》,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称之“月内”,是妇女产后必需的仪式性行为。潮汕妇女生孩子后,要守在房内调养,直到满月后(一般为30天)才出房门。在此期间,潮汕民间照顾产妇非常谨慎,唯恐照顾不周,留下难以治愈的病根,因而只要与产妇相关的事宜都有严格的规定,形成了一些独特的习俗。
休养环境
产妇“坐月内”期间,产房要垂帘闭窗,不能透风,即要“遮围四壁,使无孔隙,免被贼风”,否则产妇受到冷风的刺激,会患下严重的关节之病。潮汕人认为,此俗还有防止厉气邪魅之功效。在这段时间,产妇、婴儿都要安静休息,仔细护理,防护保养。产房内外都要防止各种干扰,不得槌打墙壁、锯木、修补门窗和移动家具;不得有高声呼叫等震耳噪音。有些人家还把大门上的门环(或门铃)用红纸封住,避免它的声响惊动产妇和婴儿,以保持居住环境的安静,使产妇得以静养,婴儿得以安全健康成长。有的地方,产妇家门口常贴有坊间印行的“官府文书”,挂男人的裤子、蒜头和网。在不少的地方,人们还有在门上结挂神符、红花(石榴花)仙草、榕枝竹青等吉祥物品的习俗,以此辟邪,也告知外人,这是产妇人家,不可随便进入及干扰。产妇“坐月内”期间,禁止陌生人、闲人进入产房,特别是戴孝者、孕妇、属相与产妇和婴儿相冲的或者属相比较凶的(如属虎的),怕若有冲撞,会对产妇和婴儿不利。受此俗影响,“一些产妇家属不让妇幼人员到家访视”,以免影响“产妇恢复健康和新生儿的生长发育。”产妇在产后满月前忌翻铺藤,否则小儿难长大。忌将产房的东西往外拿、外借,否则会将产妇的奶水带走。从现代医学角度视之,“产后休养的环境应该清洁安静,空气流通,阳光充足。屋子封得过严,室内通风不好,空气不新鲜,没有阳光照射,容易孳生细菌,不利于产妇和新生儿健康;另外,长期生活在这样一个屋子里,一旦产妇和新生儿开始室外活动,会不适应室内外环境变化差别,很容易出现各种病症。提倡开窗通气,勤晒太阳,进行适当的室外活动。”
饮食习惯
在潮汕人心目中,生孩子是妇女的一道难关,大失元气。“坐月内”的产妇很虚弱,食物有助于恢复体力和母乳喂养的质量。因此,即便是在过去艰难的生活条件下,家人也会想方设法为产妇提供营养丰富的食物,亲友们也会送些鱼、肉、鸡蛋等物品前来庆贺,故而潮汕民间有“欲食待生”之说。在这段时间,大多数产妇都比平时吃得多,次数每天多达5-8次,并且要趁热进食。
在潮汕地区,产妇分娩后,其家人一般都会煮上一碗用姜母或红糖煮的鸡蛋汤给产妇吃,说是给其“补腹”。产后的几天,有的地方产妇要吃素,到了第七天(有的地方是第九天或十二天),就要举行“开荤”仪式,产妇开始吃肉、吃鱼来滋养身体;有的地方则不讲究素食,而要产妇吃好、吃饱,要饮酒、炖母鸡和江鱼、凤尾鱼煮豆酱水给她吃。产妇得到滋补,营养充分保证,奶水充足,婴儿才长得快。“坐月内”的产妇饮酒一般是在肉蛋等食物中加酒煮汤。酒多为自家酿造,其做法是煮糯米加酵母封放,让其发酵糖化,成为酒醅,若干天后取出部分酒液,等酒醅熟透,再将酒液加进去,此酒和酒醅都可饮吃,有益气强身之功效。直至今日,酒子、酒醅仍是多数产妇分娩后的必用之物。海陆丰一带的农村人家,在小孩出生12天后,要做“十二朝”。在这一天,家人要准备好“姜醋蛋”给产妇吃。“姜醋蛋”可以祛风、去寒、补身。从中医学角度视之,姜能刺激血液循环、驱寒保暖、活血化瘀,并能松弛、疏通身体经络。产后进补可以依靠姜的行气效果,将营养带入体内,大补元气。
“坐月内”期间,红糖粥是潮汕产妇的主食。红糖与白糖相比,炼制方法上未提纯,实质上是一种粗糖。潮汕民间普遍认为,产妇食用红糖可益气补中,健脾暖胃,化食消疼,活血化瘀,还有利于子宫收缩复原和恶露排出。因此,“坐月内”期间的产妇,有食红糖粥的习俗。但据现代医学研究表明:产后10—12天食用红糖可收到以上诸效,如果长时间食用,则害多益少,诸如会使恶露增加,导致慢性失血性贫血和月经紊乱等疾病。
潮汕民间有给“坐月内”的产妇吃母鸡的习俗。这个习俗与一则民间传说有关。“传说,天上的王母吃惯了山珍海味。这一天她别出心裁地要在天上设百鸡宴,就派人下凡间抓‘冬公鸡’、‘夏母鸡’。这种鸡原是肥鸡的别称。因为冬天,公鸡同母鸡争食,因此冬天公鸡是最肥的,而夏天母鸡要产蛋,吃得好,自然也就肥。王母手下的人怕忘掉了‘冬公鸡’、‘夏母鸡’的名字,就一路走,一路背诵,背来背去把‘冬公鸡’背成‘洞公鸡’,来到凡间,他们到山洞里去找公鸡,结果一只也没找到,最后只抓了一百只母鸡上天交差。王母大怒,一气之下,把抓去的母鸡从天上扔了下来。有一只母鸡被一个放牛娃拣到了,他家里很穷,正赶上他姐姐坐月子无奶,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他回到家,把母鸡杀了炖给姐姐吃,结果,产妇的奶水如泉涌。人们这才知道‘坐月子’吃母鸡是最好的。”
鸡蛋也是产妇“坐月内”期间的主要食物。在娘家的送生礼中,鸡蛋是不可缺少的,是给女儿补养身体,强壮婴儿的营养品。
“坐月内”的产妇在饮食方面有较多的禁忌。产妇忌吃鸭肉,中医学认为鸭属阴寒性且有微毒的食物,产妇若食之,则会患“月内风”,损害母子身心健康;忌吃生冷食物,如白菜、萝卜,潮汕民间俗信,产妇吃生冷食物会使她的奶水减少或断绝;忌吃竹仔鱼,吃了会无奶汁;忌吃奶哥鱼、麻鱼,吃了会粗皮;忌吃壳类的东西;忌吃成鱼、勒鱼,只能吃红口、三芽、大头、赤头等鱼;在孩子出世后的四个月内,忌吃猪头肉,否则会生“猪头肥”(即急性腮腺炎);忌吃“番瓜”,否则会生皮肤病;忌食沙虾,怕婴儿长大后经常流眼泪;忌食白虾,吃了婴儿长大后要患红眼病。
卫生保健
“坐月内”期间,产妇不能洗头、洗澡,农村地区的妇女还习惯用毛巾或布把头包起来,穿足衣服。潮汕传统观念认为,产妇在“坐月内”期间皮肤较为松弛,水能透过皮肤进入体内,洗澡、洗头可能引起关节痛、风湿病、头痛、感冒(还会传染给婴儿)等疾病。实在难以忍受的时候,仅用烧热的米酒,或者用艾叶、龙眼叶及老姜煮水,让其自然降温后给产妇擦身,忌加冷水,否则产妇会得头风病。从现代医学角度看,产妇“坐月内”期间不能洗头也不能洗澡,这是不科学的。“一般而言,人一个月不洗澡的话,抵抗力会变弱。到夏季天气炎热,如果是油性发质者,一个月不洗头不但不卫生,还可能造成头皮发炎;不洗澡易使会阴部滋生细菌和会阴伤口感染。所以产后也要洗头洗澡,只不过需要加强保暖,不着凉就行。”如今,产妇在夏天“坐月内”有使用空调降温的现象。
“坐月内”期间,由于产妇产后气血虚弱、筋骨松弛,风寒湿邪易乘虚而入,容易引起感冒、风湿、关节酸痛、腹泻等疾病,故不能吹风。以前在农村,要方便时都要到屋外的茅厕去,这时产妇得把头巾系在额头上,刚好挡住太阳穴,用来防风。但现在的卫生间基本上都设在住房里,不需要出去了。
活动例俗
潮汕民间忌产妇产后未满月就到别人家去串门。习俗以为产妇“坐月内”期间,“血污”尚未退尽,秽气重,如入他人家门,则会被视作“热血扑门”、“产妇冲宅”,是最不吉利的事,将会给人家带来祸患灾厄。此俗虽有歧视妇女等封建迷信观念,但从妇幼保健的角度看,又有保障产妇产后静养足月、以求母子健康的积极意义,因而潮汕大部分地区至今仍流行此俗。
潮汕民间认为,产妇产后未满一个月,忌到寺庙中去参与祭祀和敬神的一切活动,以免冲犯、玷污神灵而遭祸患灾厄。这一禁忌主要是认为产妇不洁的封建观念,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但从妇幼保健角度视之,产妇“坐月内”期间宜静养,自然应忌参与神事等社会活动,故而至今仍在潮汕不少地方流行。
忌出门,尤其忌讳夜间外出,即使是在自家庭院内亦忌夜间久坐。人们认为,夜间阴气太重,是亡魂鬼煞四处活动的时候,若产妇外出,最易冲犯触怒鬼魅,而给自身及婴儿招致不幸。鬼神之说自然属巫术迷信,但此俗在客观上所起到的乃是一种积极的、保护妇幼身心健康的作用,因而较为流行。
忌房事,恐产后不洁净而损伤身体,对男女双方不利。潮汕民间俗信,妇女分娩为腌臜之事,而房事在古人看来也属不洁;又由于产妇在这段时间里,体内恶露尚未排尽,子宫、产道也未复原;再者行房时易受凉,会受风邪的侵害。所以,传统医学指出,妇女分娩后,必须满一百天才能行房事,若未满百日而与人交合,轻则必虚弱生百病,重则致死。如唐朝医学家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中就告诫曰:“凡产后满百日,乃可合会。不尔,至死虚羸,百病滋长,慎之。”此禁忌有养生防病的积极意义,可以信从。
潮汕传统观念认为,产妇体质虚弱需要休息,做家务会使她们接触到风和水而引起疾病,不利于身体恢复,因此产妇“坐月内”期间不应做家务,而是要整天卧床休息,以便身体的恢复。从现代医学角度视之,亦有其科学之处:“此时如果产妇过早、过多地从事家务劳动或抱小孩,会加重关节和韧带的负担,使手腕、手指、腰、膝、足跟等部位发生劳损性疼痛。”
“坐月内”期间,产妇不能流泪或长时间大量阅读,否则会伤害视力。所以阅读时姿势要正确、时间不要太长、光线要充足,不看悲伤、火爆或是情绪激烈的内容,最重要是不影响休息。产妇若没有适度的休息,容易造成出血难止、腰酸腹痛、精神不济。在“坐月内”满月时,产妇习惯要挽一次面,寓意脸庞如满月美丽皎洁。
总之,产妇“坐月内”的各种习俗都是潮汕民间生育信仰和生育经验的概括和总结,目的是为了使产妇避免感染,能够更好地休养、恢复体能与健康,也为婴儿的健康成长提供有利的条件。在这些习俗中,既有科学卫生的因素,良好的愿望,也有浓厚的迷信色彩和愚昧落后的思维方式和思维观念。如今,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公共医疗卫生的进步,潮汕产妇多以科学卫生新法“坐月内”,旧俗所含的迷信成分已渐被时代潮流所淘汰。
 
注释:
①(宋)陈自明撰,余瀛鳌等点校:《妇人良方大全》卷之十八《产后门·产后将护法第一》,人民卫生出版社1992年版,第485页。
②游彩玲、何惠玲、吴怀真:《传统“坐月子”习俗对产妇健康影响调查结果分析》,《中国妇幼保健》2008年第8期。
③严仁英主编:《妇幼卫生保健学》,学苑出版社1994年版,第130页。
④张劲松、谢基贤编著:《古今育儿习俗》,辽宁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74-75页。
⑤《坐月子习俗到底科不科学?》,载2006年1月10日《科技日报》。
⑥(唐)孙思邈著,林景荣等校释:《备急千金要方校释》卷第三《妇人方中·虚损第一》,人民卫生出版社1998年版,第45页。
⑦赵志梅:《月子病不是非得月子治》,《家庭医学》2010年第7期。
(作者单位:汕头市潮阳第四中学)
(责任编辑:顾书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