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市是广东省世居少数民族最多的聚居地,全省的3个少数民族自治县、6个民族乡,其中清远市辖有连南瑶族自治县,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及连州市瑶安瑶族乡、三水瑶族乡、阳山县秤架瑶族乡,在清远市区、英德市、清新区等地也居住着有瑶、壮等少数民族。
由于历史的原因,在20世纪70年代前,连南没有编修过县志,连山等地编修的志书也没有系统地记述少数民族自然、地理、政治、经济、文化、宗教、习俗等方面的历史状况,而且在新中国成立前编修的志书,对少数民族的记述充满民族歧视和偏见,没有真实客观地反映少数民族各方面的历史状况。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实行改革开放,政通人和,经济发展,为编修地方志创造了有利条件。连南按照省政府的部署,先后开展了二轮县志的编修,填补了连南历史上没有县志的空白。笔者有幸参加第二轮《连南瑶族自治县志》的编纂和第二轮《广东省志·民族宗教卷》的编写。现以《连南瑶族自治县志》(简称《县志》)为例,对编纂少数民族志书几个问题的处理,作个简要的汇报,以此抛砖引玉。
一、对史籍记载的“瑶乱”和民族歧视,
《县志》给予拨乱反正连南瑶族,历史悠久,在隋唐时期已迁徙到连南山区建寨定居,生息繁衍。新中国成立前,历代封建统治者对少数民族采取歧视和压迫的政策,对连南瑶族也不例外,自宋朝至民国时期,一方面官府对瑶山设卡封锁,遣兵征剿;另一方面瑶山邻近汉区的土豪劣绅无事生非,以各种借口侵占瑶民开垦的山林田地,还以“山主公”自居,连年向瑶民强征各种费税,给瑶族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瑶族人民忍无可忍,为了民族的生存,被迫进行反抗斗争。据瑶族古籍和汉族史籍记载,自宋朝至民国时期,连南瑶族被迫举行武装斗争达70多次。而历代官修地方志书和有关史籍将官兵镇压瑶民的反抗称之为“瑶乱”,并将瑶民侮称为“猺”“猺蛮”“猺贼”“逆猺”“烂猺”“恶猺”等。
新中国成立后,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实行民族平等、民族团结、共同繁荣进步的政策,并在少数民族聚居地方实行民族区域自治,从此,苦难深重的瑶族人民和其他民族一样,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在编修首部《连南瑶族自治县志》和《广东省志·少数民族志》的过程中,历史上的“瑶乱”成为不可避免的问题。如何记述“瑶乱”事件,是关民族政策、民族感情的大事。为客观真实记述,我们查阅了大量在民间保存的瑶族古籍和图书馆、档案部门收藏的有关史料,经过认真考证,去伪存真,对历史上的“瑶乱”事件进行了拨乱反正。
为突出反映瑶族历史上的“瑶乱”真实面目,在首部连南县志中,我们在“民族篇”设“瑶族人民反压迫斗争”专节,对发生在连南的30多次“瑶乱”重大事件,作了实事求是的记述。对瑶族人民不堪封建统治者的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为了民族的生存被迫举行的武装斗争,列为“瑶族起义”;对因土地、山林和民事纠纷引发的斗争列为“起事”。并将“猺”“猺蛮”“猺贼”等侮辱性的称谓全部改正,统称为“瑶民”。这样记述,符合历史事实,得到广大瑶族群众的赞成。
二、对新中国成立后“瑶民暴乱”事件的记述
在20世纪50年代,由于各种原因,连南曾发生了三次规模较大的所谓“瑶民暴乱”事件。所谓的“暴乱”是在特定时期给予的定性。在编修首部《连南瑶族自治县志》时,根据县委县政府的要求,我们按照中共中央的有关文件精神,对这三起事件进行了认真的考证和反思。
第一起事件发生在金坑瑶区。1955年5月初,人民解放军某部测量队根据备战的需要,登上连南最高峰大雾山,进行地形测绘,在山巅上立了数根铁杆测量标准柱和目标旗。不久,这些标准柱和目标旗被当地瑶民发现。由于瑶民久居深山,几乎与外界隔绝,文化落后,迷信鬼神,对风水舆地深信不疑,认为地下的“龙神”决定着人间的祸福凶吉,在山上插测量标准柱和目标旗,损伤了“龙脉”,得罪了“龙神”,将会招致灾难,恐慌不已,议论纷纷。正当瑶民恐惧不安之际,汉族坏分子张炎云(湖南临武县人,幼年随父做生意到金坑居住,其父亲在解放初因参加土匪叛乱被人民政府镇压;他因参加谋杀一位解放军向导而被人民政府关押)、何意全(原籍福建,解放初曾因参加土匪活动而被人民政府关押)等人为泄恨报复人民政府,借机生端,造谣惑众,煽动和串联金坑数百瑶民持枪带刀两次上大雾山,拔掉测量标准柱和目标旗,杀牛宰猪“安龙”。祭完“龙神”后,张炎云、何意全等人威胁和煽动数百人下山准备到金坑乡公所闹事。在瑶族上层老人沈一公、邓卖尾八公等人的劝阻下和人民政府政治、军事攻势下,事态平息。此事件被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张炎云、何意全、王低荣等首恶分子被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房低超七、房千年丙等人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这次事件是汉族坏分子利用瑶民迷信鬼神和不满政府在瑶区实行统购统销,难以及时买到所需的生活用品,以及不满一些工作人员态度粗暴,趁机造谣煽动,群众受蒙蔽而产生的。
第二起事件发生在三排瑶区。1955年8月中旬,三排和水井坳的瑶民不满统购统销政策,加之一些乡干部去瑶寨征收粮食和猪鸡鸭等农产品时,态度粗暴,导致火上加油,经房四三公、盘江特二、盘比湾三等人的煽动,一百多名群众汇聚到三排乡政府闹事,用石头砸烂了乡政府的门窗等物,殴打了几个下乡征收农产品的干部。当天,经瑶族上层老人龙三公等人做工作,事态平息。此事件被定性为“反革命暴乱”,房四三公被判处死刑,数人被判有期徒刑。
第三起事件发生在军寮、瑶龙、盘石等瑶区。1958年6月,反革命分子沈辛帮沙四等人利用瑶民封建迷信思想严重,不愿统购统销和被强行入社(合作社、人民公社),以及对一些乡干部工作态度粗暴而引发的不满情绪,煽动和串联了1200多人,袭击军寮乡政府和盘石乡政府以及商店、粮所等,杀害乡干部4人,打伤3人,掳去2人,抢去枪支7支。后经人民政府解放军、公安机关和民兵清剿,加上政治瓦解,暴乱迅速平息。为平息这次反革命暴乱,上级调动了人民解放军四个连的兵力,还调集了省公安厅,韶关、高要专区,连阳四县及广西怀集(时归广西辖)、贺县,湖南江华、郴县等地公安干警近2000人。在平息暴乱过程中,击毙暴徒14人,打伤14人,俘虏271人。后经人民法院判决,处决暴乱分子24人,判处有期徒刑223人。
这三起事件,在县内外产生很大的影响。现编入县志,如何记述,这是一件涉及国家法律,民族政策、民族感情的大事,必须实事求是,谨之又谨。为客观、公正、真实地记述这三起事件,经请示县委、县政府同意,我们采取了这样的处理方法:
首先,编写人员查阅了大量的原始档案,努力寻查事件发生的起因和真相;再是多次召开瑶族老人、瑶族干部和当年参加处置事件的汉族干部及公安、检察、法院、司法人员座谈会,按照中共中央和省委的有关文件精神,实事求是地反思这三起事件。大家认为,发生这三起事件,主要原因是个别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为报复泄恨,利用瑶民封建迷信思想严重,对统购统销和入社(合作社、人民公社)不愿意,有抵触情绪,不满一些下乡干部的粗暴工作作风,而进行造谣煽动,致使瑶民受到蒙蔽;再是由于瑶山解放不久,大部分瑶民的思想还很落后,迷信鬼神,民族隔阂十分严重;当时实行统销统购的政策,确实不符合瑶区实际,由于受自然环境和生产条件的限制,瑶民生产的农产品还不够自给,有关部门将瑶民赖以生存的粮食、木材、农作物产品、猪鸡鸭强行收购后,又不及时返销给群众,造成生活更加困难;成立合作社和人民公社时,有的群众思想一时不通,不愿意将生产资料(耕牛、田地、农具等)归公,一些驻瑶寨的干部就进入瑶民家里强行拉牛捉猪强迫入社,甚至打烂瑶民的家具、农具等,使瑶民产生了很大的怨气。诸多的原因,引发了这三起重大事件的发生。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在县志记述时,经与相关单位协商和请示上级同意,将金坑和三排两起原定性为“反革命暴乱”事件改为“骚乱”事件放入“大事记”中记述(主要理由是,当时多数瑶民只是受蒙蔽去闹事,没有反对共产党和对抗人民政府的目的,也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将军寮事件维持原来定的“反革命暴乱”性质,在军事篇里详细记述。这样处理,符合实际情况,上级领导同意,司法部门认可,广大瑶族群众赞成。
三、对少数民族风俗的记述
地方志记载风俗,源远流长。历代志书,多有风俗设置,专门记述当地的民情风俗。地方志如此重视风俗,是因为记载风俗不仅能够为决策者提供施政的依据,也可作惩恶劝善、垂昭之训,对资治教化也有重要作用。
连南境内,聚居有瑶族、汉族、壮族世居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各民族都形成了独特多彩的风俗习惯。在编修《连南瑶族自治县志》时,为全面记述各民族的风俗,我们专门设置了“民情习俗篇”,在详细记述汉、壮风俗的同时,重点记述瑶族的生活、生产、节庆、信仰、婚姻、丧葬等习俗,还设专节,如实记述新中国成立前在瑶山流传的复仇“食人命”[发生人命案,同姓亲属和三重外家联合起来,吃光仇家(凶手)家族的财产和索要巨额赔偿],以及在南岗排流行的床下深埋死婴的陋俗。这些陋俗在新中国成立后已绝迹,但作为瑶族历史发展过程中产生的特殊陋俗,我们还是将其记入县志,为后人研究瑶族社会历史提供史料。连南瑶族,强悍、勤劳、勇敢、真诚、淳朴、好善乐施,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道德风尚。为彰显和弘扬瑶族的传统美德,我们在县志“民情习俗篇”中专门设置了“社会风尚”章节,专门记述在瑶族社会中盛行的“尊老爱幼”“热情好客”“路不拾遗”“守诺言,讲信用”“勤劳勇敢”“团结互助”等传统风尚。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瑶族习俗发生了新的变化。如婚俗方面,过去瑶族社会中普遍实行族内婚,瑶族男女青年不与外族人结婚,盛行唱歌谈恋爱。20世纪80年代后,随着改革开放,古老的瑶山打开了闭封千百年的大门,瑶民对外交往活动日益活跃,特别是在瑶山实行生产责任制后,每年都有大量的瑶族青年到城市务工,瑶族人与外界联系多了,见识广阔了,思想观念不断发生变化,有很多男青年娶了外族女子为妻;很多瑶族姑娘嫁给了汉族人,有的甚至远嫁美国、加拿大等国。由于瑶族青年多数到城市务工,无法唱歌“讴莎瑶”,多用电话和书信联系谈恋爱。同时,随着社会的发展,瑶民自觉摒弃了那些不良习俗,如过山瑶的“担名”,油岭排瑶的“抢婚”,南岗排瑶的“不落夫家少年婚”等。对这些变化,我们在连南《县志》和《广东省志·少数民族志》中都有如实记述。
四、对少数民族人物的收录范围和档次标准
由于历代统治者对少数民族的歧视和压迫,民族区域自治地区的经济社会历史留下的事实上的不平等还存在。新中国成立后,虽然经过了党和国家的有关民族政策的优惠、扶持、帮助,特别是在政治上实现了平等团结,各项事业有了长足的进步。但经济、文化各方面,与发达地区相比仍有较大差距。第一轮修志时,我们将“人物”的收录标准确定为在瑶区有一定影响的瑶族上层老人、副处级以上干部和中级以上职称的科技人员。在一次志书评稿会上,有些兄弟县同行认为我们的收录标准(档次)太低,并说他们连“副高”级都不收录。这些发达地区的同行不了解,新中国成立前的连南,瑶族人民除了少数的“先生公”(宗教活动主持者)认识一些汉字外,全部都是文盲,汉族90%是文盲。经过近40年(连南第一轮修志下限年为1988年)党和国家各种民族优惠政策培养,大学本科毕业生才有150名。而在科技卷中收录的高级职称人员中,瑶族只有1人,因而中级技术职称人员也收录。到了第二轮修志时,连南将下限年延伸至2005年,此时连南的文化教育事业有了较大的发展,瑶族已有了大批的大学本科生和研究生,培养了大批有文化懂政策的瑶族干部,瑶族上层老人的影响力已减小,因而收录的标准也提高了,瑶老不再收录入志。科技人员的收录档次从“中级”提高至“副高”及以上。尽管与发达地区相比,仍然有较大的差距,但与自我相比已有相当大的进步,这就是地方特色。
五、突出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
所谓“民族特色”即“民族特性”,“地方特色”即“地方特性”。一部成功的民族地方志书,其重要的标志之一就是能否在志书中准确地、多侧面、多角度、多层次充分反映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具有浓厚的民族色彩、鲜明的地方特点,志书才有价值、才有生命力。
《连南瑶族自治县志》在编纂过程中,编者们采用多种形式,突出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主要体现在这几方面:
一是在二轮编修《县志》中设“民族篇”,用升格的记述手法突出连南是排瑶、过山瑶聚居地的特色。
连南历史悠久。在新石器时代,三江伏兔山(猫公山)已有人类居住,约在1500年前,中原文化已传播到连南,汉族人口已有一定的数量;隋唐时期,瑶族的祖先已迁徙到这里建寨繁衍,现遍布百里瑶山;明朝正统年间,壮族陆续迁来三江、寨岗等地定居。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各族人民友好往来,共同开发了连南这块神奇美丽的土地,并各自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新中国成立后,根据中共中央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1953年1月,政务院批准成立连南瑶族自治区(1955年6月后改为自治县),实行瑶族区域自治。这是连南与其他县(市)区别所在,也是连南的地方特色之所在。《连南瑶族自治县志》将少数民族从有关篇章中分离出来,升格为篇,详细记述了排瑶、过山瑶和壮族的族源、族称、迁徙、分布、社会状况、民俗、宗教信仰等。
二是设“林业篇”,突出记述连南林业发展状况。
连南群山连绵,土地肥沃,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林业生产条件十分优越。境内盛产杉、松、竹和阔叶树、针阔叶树混交林等,素有“杉都”之称,是广东省重点林业县之一。有板洞“省级森林和陆生野生动植物类型自然保护区”和大龙山“市级森林和野生动植物自然保护区”。境内森林覆盖率达84.9%,在列广东省各山区首位,被评为“全国绿化达标县”和“广东省绿化达标县”。为突出反映连南林业发展过程,我们在两轮县志中均特设了“林业篇”,在篇下设有五章,详细记述了连南森林资源和林业发展状况。
三是设立“水力发电”章,突出记述连南小水电的发展情况。
连南境内,河溪纵横,有大小河流42条,山溪260多条,其中集雨面积100平方千米以上的河流7条,还建有11座中小型调节水库,水力资源十分丰富,全县水力资源理论蕴藏量达19.3万千瓦,可发容量达18万千瓦。现建成中小型水电站248座,总装机容量17.23万千瓦。在20世纪80年代初,全县所有镇村都通了电,先后被评为“全国农村初级电气化达标县”和“广东省农村电气化标准达标县”。为突出反映小水电这一连南特色,在编纂首部县志时,在“工业电力”篇中设“水力发电”节;编纂第二部县志时提升为“章”,下设六节,详细记述了连南小水电站的建设状况,让读者明了小水电站建设是连南山区县的一大亮点。
四是设立“扶贫开发”篇,突出记述连南扶贫开发、脱贫致富的历程。
连南是广东省贫困面最大的县。1985年底,未解决温饱的有1.193万户6.02万人,占总人口数的52.19%。20多年来,在中央和省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连南全面开展扶贫攻坚工作。期间,中央、省、市领导先后亲临连南瑶寨调查研究,视察指导,帮助解决扶贫攻坚遇到的困难和问题,省直、市直机关,广州、佛山、顺德等挂扶贫单位倾注了满腔热情,筹措资金扶持,派出挂职干部,组织扶贫工作队,指导脱贫规划的制定和脱贫项目的实施;许多港澳台同胞纷纷解囊,捐资建移民新村、学校,建饮水工程、架桥修路、资助贫困学生上学等。为改善瑶族群众的生产生活环境,1987—2004年,省、市、县先后投入移民补助专款4359万元,建立移民新村30多个,建成新楼房8000多座,入住村民10611户共49958人。通过各方面的努力,连南于1997年基本消除绝对贫困。
1998—2004年,县委、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农村脱贫致富奔小康步伐的系列政策措施,开展以行政村通机动车为主的“四通”(通邮、通路、通广播电视、通电)和以解决贫困农户人均半亩“保命田”为主的“四个一”(人均半亩“保命田”、户均输出一个劳动力、户均一个脱贫项目、户均一门实用技术)“两大会战”和以山、水、田、林、路综合治理为主要内容的“大禹杯”竞赛活动,大力改善生产、生活条件。至2004年,全县农村七成左右的农户在解决温饱的基础上实现初步脱贫,许多农户步入小康生活。经省考核,三江镇、寨岗镇有11个村实现小康达标。可以说,改革开放后连南农村发生巨大变化的过程,也是在上级和各界人士帮助下连南扶贫开发、脱贫致富的奋斗历程。因此,在第二轮编修县志时,设立了“扶贫开发”篇,浓墨重彩地记述了这一历程。
在处理历史遗留问题,彰显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方面,《连南瑶族自治县志》无疑是成功的。但由于各种原因,留下许多遗憾和教训。例如首部《县志》的编纂,由于编写人员第一次参加这项工作,没有经验,加于急于求成,使志书的内容应该记述而没有记述,造成缺项;对瑶族历史文化的记述也不够全面深入;志书稿交付印刷厂印刷时,因校对次数少,不够认真,造成文字错漏多,降低了志书的质量。第二部《县志》虽然错漏较少,但文字不够精练,内容似有重复现象。对两轮修志的经验教训,参加修志的同仁都有了清醒的认识,有待于在下轮修志时做得更好更精。
(作者单位:连南县史志办公室)
(责任编辑:梁晓君)
资料来源:《广东史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