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召开地方志书篇目要素研讨会。参加此次会议的论文辑成《志书篇目要素资料汇编》(以下简称“汇编”)及《志书篇目要素资料汇编(续篇)》(以下简称“续篇”),“汇编”收辑了4位研究者各自的提出的模式,“续篇”则收辑了14篇研究文章。由于此前对此问题的研讨是分散的,不怎么引人注意的,这次研讨会对于志书篇目问题的深入及研讨成果转化为实践采用的篇目模式,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对会议研讨的成果,笔者迄今尚未见到系统的回顾总结,因此,本文以“汇编”及“续篇”所收文稿为评析的主要范围,对志书篇目要素的研究作一析论。
一、志书篇目要素的概念
会上较为集中研讨的是制定篇目要素的必要性、制定篇目要素的规则以及篇目要素的模式。开展研讨的前提,必须明确何谓志书篇目要素,对此,似乎尚未达成共识。见于这次会上提交的论文及发言提法,就有“地方志篇目要素”、“地方志书篇目要素”、“篇目记述要素”、“志书记述要素”(或称“志书记述事物基本要素”),乃至“志稿篇目及要素”,还有“志书分类与记述要素”、“志书内容框架”等。那么,这些提法是否都是指的同一事物,到底应采用何种提法?
与会论文中,只有少数文稿对篇目要素直接阐明概念,也有一些通过界定篇目要素的范围间接阐明了概念。概而言之,这些概念之间的区别,首先在于研讨中所指的是志书中的哪一层次的要素。王广才提出,“制定篇目要素,要注重反映社会‘极重的社会现实’”。所说的“极重的社会现实”,举例为“社会阶层结构”、“居民生活”中的“文化消费活动”、“思想、观念、意识、心态等无形的事物”、“工、青、妇部类的问题”、“三农”问题,所指的是记述对象。他还提出,要用系统论的观点考虑篇目的制定,处理好综合性条目、主体性条目、单一性条目要素的关系;处理好指令性要素与指导性要素的关系。1其所提出的诸多要素,指的是某一作为记述对象的事物,其层次主要在志书分支门类,也包括条目,乃至条目的组成成分。
梁建楼提出,“志书篇目要素主要是指志体的篇目要素,即‘事以类聚,类为一志’,将类横分至最后一层就是记述目(单元),反映最后一层记述目的要素就是篇目要素。但是组成志书的体裁还有述、记、传、图、表、录。反映这几种体裁的内容也应有记述要素,我认为这也是志书篇目要素所涵盖的内容”。2表述中出现“志体的篇目要素”、“记述目的要素就是篇目要素”、“体裁的记述要素,也是篇目要素所涵盖的内容”,即篇目要素包括类、体裁、记述单元的元素。王汗吾提出:“篇目要素不等于篇目,有的可以列为章、节、目的题目,有的则是撰写单元中需要把握的资料、素材或曰‘点’。”3据此,篇目要素包括篇目分类乃至各个层次的记述要素。
齐家璐提出的“志书条目要素”的概念,如此解释:“如果在篇目设计之后、编纂之前,首先确定了事物的记述要素,那么选择资料、撰写志稿就有了必要的依据。要素便是志书内容的记述,要素是‘点’,把‘点’串联起来,就是要记述的内容。”4魏桥指出:“在修志长河中虽然未见有‘篇目要素’之说。在《中国方志大辞典》中也未见有‘篇目要素’之类的条目。但是细细捉摸,修志前人在这方面也有所觉察,并下过一番功夫,提出一些规定。如明永乐十二年颁降的‘纂修志书凡例’规定记‘疆域’要记‘在郡之上下左右,四方所抵界分若干里,广若干,袤若干。四至,叙邻县界府地名若干里,八到,叙到邻近府州县治若干里’。记‘城池’要记‘所建何时,续后增筑何人,有碑文者收录,及城楼、垛堞、吊桥之类悉录之。”5陈华祥结合其修志实践,“在编写续志篇目的同时,给节、目、子目编写了记述要素。要素是构成事物的主要成分。志书篇目中的记述要素,是志书的记、志、传、表、录等各种体裁的基本构成,是入志内容的主要成分。要素与篇、章、节、目、子目的关系,前者是筋络,后者是骨架,两者密不可分构成志书的整体。”6以上主张均可理解为记述单元的要素。
综上所述,可见对志书篇目要素的理解大致有三种:一是指记述对象或篇目分类,二是记述单元的要素,三是两者都包含其中。
由此可见,论者所说的篇目要素,在志书分类的每一个层次中都得到体现。志书篇目要素这一概念,可以包括篇目分类和记述单元的记述要素两个层次的概念。通常所讨论的,往往是指记述单元的记述要素。本文要讨论的重点,也是指这一范围。对志书记述对象的分析,当然很有必要,但志书记述对象与篇目要素是不同概念,不宜列于篇目要素的研讨范围之内而将问题复杂化。
二、志书篇目要素的稳定性
志书记述要素纳入规范,其前提就是这类要素具备一定的稳定性和适应性。为了列出要素,有论者将志书记述对象先作分类,以便对同一类别提出共同的要素要求。齐家璐提出,志书需要记述的事物“大体包括产业型事物、事业型事物、行政管理型事物、社会活动型事物、会议型事物、地理环境型事物等多种。不同类型的事物,其基本要素即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确定要素要注意区分事物的不同性质,根据性质确定不同的记述要素”。这一论断存在可商榷之处,即以论者所划分的地理型事物而言,举例为“‘气象’中的‘气象要素’,其必备要素包括这一年度的降水、蒸发、气温、积温、湿度、日照、辐射、风力、风向、风速等状况”。7这其实只是条目“气象”的要素,但却不是地理型事物的共同要素,因此,要素因条目而异,所谓类型的“相同之处”未必都很突出。我们所说的稳定性,应是指从用志的角度,具体到某一事物有共同的记述要素。而要素的适应性,要考虑到不同的范围,既有类别的适用范围,又有条目的适用范围。
正如颜越虎提出:“建议在确定地方志书篇目要素时抓住‘矛盾的普遍性’,‘放弃‘矛盾的特殊性’。也就是说,要在地情要素的普遍性上做足文章,地情的特殊性是各地的优势所在、亮点所在,没有可能性也没有必要为之去煞费苦心地去确定这方面的篇目要素,如杭州市的‘西湖’、‘西湖博览会’、‘西泠印社’、‘龙井茶’,即不必去帮助确定,也肯定确定不好其中的篇目要素的。”8
志书要素的存在是有条件、有范围的。不仅有空间范围,时间范围,还有具体事物的范围。我们看旧志与新志对同一类事物的记述,就可以知道其要素的要求有多大的差异。这就决定了我们在讨论志书篇目要素时,一定要申明是在什么条件下、什么范围内,而不可能泛泛而言。
三、志书篇目要素的可塑性
对于同一对象来说,志书篇目要素并非固定不变。不同地区的行业职能有差异,工作重点有不同;不同时期的地情构成不同;不同地区不同时期篇目设置的思路会有很大的差异。9以职能的记述为例:“篇目基本要素应包括:基本职能、职责、工作,各项应包含的具体要素应由各地区各职能部门根据地区差异,以及履行职能的实际情况自行设定,作为修志指导机构只要从宏观的原则的方面确定要素就行。”10按黎锦熙的说法,这就是动态与静态的不同分析。
魏桥提出:“制定篇目要素还要留有余地,各地可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自己的篇目和要素,风格多样比单一好。”11在可能的情况下,不妨针对某一事物的特殊性提出具体的指向性要求,如上述的杭州西湖,除了一般湖区风景点的共性(位置、山水特色、景点、沿革……)之外,其特殊性是与之相关的历史事件、历史名人等,是读志者所想了解的内容。
可塑性或差异性,体现的正是志书记述内容反映的地方特点、时代特色。以下以文物门类为例作一分析。黎锦熙为民国《城固县志》设计的“古迹古物志”目开头说明:“古迹之与古物,仅以物体大小、移动之难易而分耳。旧方志多名为‘金石’,未能包举;然范围亦不可太广,太广则包举一切具有历史性而年代稍久者,而全志几为古迹古物矣。”申明记述文物并非多多益善。该目目下设子目为:冢墓、城堡坊井等古建筑物及传说所在处、石刻、铜器陶瓦砖片等古物及艺术品。各条子目不仅分别注明其资料要素,有的还指明本县特色、资料搜集途径。如对铜器陶瓦砖片等古物及艺术品,“无论其确为本地出土者或本地人士收藏者,皆调查分类,顺时代以记之。艺术品如雕刻、字、画之类,凡珍贵品,皆可影入;余则列目,酌加说明;收藏家名得流传,物资保障,谅不至秘而不宣也。”12此处设的子目,是针对城固县的特点而定的。《城固县志》对文物只列出与当地相关的门类,这正是要素的可塑性与差异性。齐家璐设计的志书记述事物基本要素中设有“文物事业”,其子目包括文物保护机构、文物保护单位、文物发掘、文物保护、文物维修、文物研究等。13将文物放在事业的视野下来记述,反映了时代的进步与视野的扩大,但不知时代如何变迁,文物应当是此目的记述主体和重点,记述文物状况只限于文物保护单位,则范围过小。同时,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文物市场日趋活跃(诸如文物商店、文物拍卖,甚至还有民间的文物市场),也未体现在子目的设置中,则是此设计之不足。欧阳发设计的志书记述要素中,有“文物”门类,包括地面文物、馆藏文物、文物发掘与管理,地面文物包括古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刻、革命纪念地、名人故居等。14这一分法,较之齐家璐的分法,突出了文物的记述主体地位,似更为合理和科学些,但也未包括文物市场。在文物分类中,还有民间珍藏文物和民俗文物亦未列其位,这两个要素是随着时代发展出现的新情况,此前设计的记述要素未予考虑也是正常的。现时对地面文物和馆藏文物的分类称法是不可移动文物和可移动文物,包涵更为广泛,更为科学。梅森所著《地方志书内容要素探微》中设有“文物保护”,要素包括:文物机构与管理、文物古迹保护、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15与欧阳发、齐家璐的设计对比,可见梅森所列门类更多,其意应是想更为齐备一些,其优长是视野较为宽泛些,例如,所列门类已提到了文物市场管理,当然也会述及文物市场。即使如此,也有值得商榷之处,例如,在分类上,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不是文物,不应列于“文物保护”之下。又如,从具体要素的说明中,可知“文物古迹保护”一目只限于列入文物保护单位范围作重点选介,这是不够的,一地的文物,应根据实际情况决定其要素,如某地牌坊特多,那么,就应当有一个概况(如数字、背景、形制特色等记载),由于程式化不能多载,就反映不了文物的地方特色和全貌。可见,要素的设计,实在不容易,既需要专业知识,也需要因地制宜,不可能制订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目标或者越细越好的事情。
四、志书篇目要素的特殊性
对于同一事物,不同体裁有不同的具体写作要求。较之其他学科或地情书记述事物的要素,志书的记述要素在称法、要求上也有其特殊性。已见各家论述,大致有以下的特殊要求。
规模适度 王林提出:“篇目设计的目的是寻找到科学合理、更具操作性的方案。篇目规模必须大小适宜。篇目规模设计过大,容易造成资料不足,编纂困难;反之,篇目规模设计过小,概全率低,造成一些重要资料没有存储的位置。同时,各部类文字量的比例要协调,不能失重。志书规模的把握,包括文字量、图片量,是建立在对当地情况、对信息价值的认识的基础之上的,是决定于对区域中观现象把握。……方志资料信息的高价值在于它的系统性、可比性。把握志书的总体规模,把握区域的中观现象,按照信息的价值取向,去进行资料筛选,必然保证志书的整体性和一定层次,它的信息量、知识点也将得到量化。”16
指向得当 戴佳致提出:“如何按照‘资料性文献’的要求,把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和现状记述清楚、编纂成书,供读者之用,首先需要思考和研究的便是以一个什么样篇目结构来容纳上述方方面面的翔实资料。这个篇目结构与其所记述的对象必然具有相同的结构,在构成要素上也必须与对象的要素具有严格的对应关系,也就是说,在语言符号与外在对象应当具有严格的指称关系。”“方志的本质属性决定了它的篇目分类和记述要素只能是以科学地保存和容纳资料为目的。要素,就是志书的应容纳的主要资料,有价值的资料的一个提纲。”17此论高明之处,在于看到了篇目分类对记述要素的对应关系,制约关系,从而不是孤立地就要素作论述。黄友良也指出:“地方志工作中篇目要素与篇目分类问题是一个密切相关的话题。分类是对社会系统的宏观认识,要素是对系统内部的微观解剖,二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但是,从篇目设计工作初始阶段而言,选择合理的分类标准,做到清晰的分类,建立符合地情的叙事框架是首要的话题和最基本的工作。”18对此,我在参与研讨的文章中提出:“篇目成立了然后才能说得上要素。例如,齐文(按:指齐家璐的文章)中有一项‘具有时代特色的事物’,其标的为‘改革’,涉及许多领域。诸如人事制度的改革、国企体制改革、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科技、文化、教育、卫生等事业的体制改革等。……改革开放时期的各行各业,都是在改革中发展变化的,各个部类的内容都离不开改革开放,如果把改革开放都集中在一处,就会使各部类无法记述,或者是很不完整。因此,是否应该设立这一类所谓‘具有时代特色的事物’的篇目,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然后才说得上要素。”如果“连第一层次都无法趋于规范,以下各层次五花八门的篇目就更加无法规范,惶及确定篇目要素。”19因此,“篇目分类与篇目要素不可分割,两者既相联系又有所区别,篇目要素是篇目分类的扩大,篇目要素在很大程度上受篇目分类所制约,建立志书篇目分类规范,比确定篇目要素是更高层次的问题和解决要素问题的前提”。20
霍宪章提出:“所有志书篇目设置有基本规范要求和不同类型志书特殊要求。综合性志书与专业性志书有差异,高层次志书一低层次志书有差异。”21我也提出,“篇目层次越高,对要素确定的规范性要求也越高”。22
灵活运用 在第一轮新编地方志工作开展初期就参与中国地方志协会颁布《新编地方志工作条例》附件《县志基本篇目》拟订全过程的王文恒提出,“如何使篇目要素的制订既能有助于志书质量的提高,又能避免千篇一律,不致妨碍了大家对志书编修的探索和创新。这个担心当然不是多余的。”他建议:“一、篇目要素确切地讲应当是基本要素、必备要素,只是把具有全国统一性的内容、把最能反映事物本质属性和特征的内容列出来,不要试图做到滴水不漏。事实上,开列得越细,遗漏就越多。二、虽然制订篇目要素是《地方地质量规定》相关内容的细化,但不能作为硬性规定,只是作为各地拟订志书篇目时的参考和借鉴,一定要防止‘千志一面’。鼓励和提倡各地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在考虑这些必备要素的基础上,努力体现各自的特色。篇目设置的多样性、内容记述的区域性、地方特点的鲜明性,才是地方志书真正的可取之处。”23这一思考提出制订篇目要素不作为硬性规定,这应是正确的,各地情况复杂,切实反映各地实际情况的志书,在记述内容上一定会呈现出多元面貌。但此论既然说“不能作为硬性规定”,又提出了“必备要素”的概念。“必备要素”是非有不可的,这当然就属于“硬性规定”的因素。如何认识这一问题,我以为在于准确把握必备要素的分寸。必备要素的选择一定要准,要严,要慎重。这是制订篇目要素的基本前提,篇目要素制定之后不是不能修改,但其提出与修改均应慎重。在某一时间节点制定的篇目要素,反映的是这一时段的自然与社会的情况,随着社会发展变化和志体的创新,也必然需要作相应修订。修志机构要注意变化的新情况,并作出与时俱进的调整。在篇目要素制订得当的情况下,一般是不应当出现在使用伊始就出现问题的。
五、志书篇目要素的复杂性
对于志书记述要素的期望并不都很高。黄友良从成都市的修志实践中得出结论:“事先统一设定每一系统下的基层(条目)单位要素不是一种切合实际的、有效的做法。成都市的工作实际已经充分证实了这一点。想‘毕其功于一役’,弄出一个完美综结性版本,开出一张可以照单抓药的方子,适用于所有一地甚至多地社会系统的方方面面的想法和做法是空中蜃楼,剑走偏锋,费了大力气,难有好成效。”由此,他认为篇目要素设计工作“应该花大力气抓志书分类,规范志书分类标准”。24这一认识,有其实践基础,也有其道理。
本来,“要素是构成事物的必要因素,确定篇目的编写要素,有利于收集资料方向明确,避免盲目性;有利于志稿编写科学规范,避免随意性;也有利于记述事物的完整全面,避免片面性”。25规定要素确有其必要。然而,规定要素也有负面作用。世间万物具复杂性,并非一堆纯数字或是一些机械零件拼凑起来的,要从中提炼出适用性甚广的记述要素,难度极高。因此,将五光十色多姿多彩的自然与社会的历史与现状归纳为一些要素之后,受设计者的政治性、片面性及知识面的狭隘性,对乡土了解的浅薄等因素所制约,有可能造成志书的枯燥无味及个性荡然无存。民国时期黎锦熙主持编纂《城固县志》,不仅策划框架篇目,而且对具体条目的编写均有要求,此实为篇目要素。至今观之,黎氏的文字之精彩,提示之切实,仍令人兴叹。如述及交通:“城固人民当公路未兴以前,之省城者,每不西绕北栈道而直穿秦岭,……计凡五途,非但就城固言,汉中一区通关中之孔道尽于此矣。此五途者,最东为子午道,亦最长,须越数分水岭,坡度大者达百分之十五;次东为黑水蒲河道,虽较短,而险峻又过之;正中为傥骆道,则最短,然大部不行河谷中,故崎岖最甚,且老林未辟,几绝人烟,必裹餱粮,而又患匪;西为褒斜道,程短于子午而境优于傥骆,汉唐时实为汉中通关中之第一孔道,武侯用兵,亦屡经此,其辟为栈道盖略与北栈道同时;最西即北栈道,近世既恒加修治,民二十四复改筑成汽车公路,其重要性自非褒斜、子午等道所能比矣。然自抗战军兴,渐有转变,……汽车统制以来,宝汉公路之车运倾减,而挑负渐盛,北栈道转变甚大,即如关中棉花之南运,近颇取道于宝鸡东之虢镇,南行入山至咀头镇,遵褒斜北段至江口镇南,复舍褒斜而东南走,循上举之小道径趋壻水以出城固矣,是其例也。”26之所以大篇幅引用黎先生这段记述,是因为从中可见对各道路之记述,并非千篇一律之要素罗列,而记述生动具体,在事隔半个多世纪之后,阅之仍令读者如临其境,穿行于陕道之间。记述道路中结合历史地理经济人文信息之丰富,服务现实社会之作用,更令人赞叹不已。对比采用要素之法,固然可以防止记述之疏漏,而志书之灵气、生气,恐难保全。这是笔者所担心的,近时实施地方志资料年报制度之后,于上报的地方志资料中所常见的,即只有一堆数据与平铺罗列的填充式事实,本来引人入胜的社会现象,入志却味如嚼蜡。这也是我们在设计要素时要防止出现的一种趋势。言已至此,似乎有推翻要素设计之意,其实我的本意是赞成归纳要素,同时不可忽视的问题是:不管是设计要素也好,撰写志文也好,编纂者的学识素养与治文风格颇具决定作用。讨论要素的问题,预设要素比没有要素好,这是应予以肯定的。上文引述的黎锦熙对道路所述内容,按今时之眼光看来,也未为尽善尽美,诸如尚缺少对道路长度、宽度等要素的记述,这应当是受当时的收集资料条件所限制,而要素不齐备必然会影响到资料使用价值和存史价值。至于对要素记述的具体表述方式问题,同样是重要的,考虑记述要素问题时,必须将此因素也考虑在内,才是全面的。
 
注释:
1王广才:《在地方志书篇目要素研讨会上的发言》,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志书篇目要素资料汇编(续篇)》(以下简称《续篇》),第8-14页。
2梁建楼:《浅谈地方志篇目要素》,《续篇》第19页。
3王汗吾:《正确认识政治体制改革,准确把握志书政治部类篇目要素》,《续篇》第86页。
4 7齐家璐:《关于志书条目要素问题的几点思考》,《续篇》第32页。
5 11魏桥:《关于志书篇目要素之我见》,《续篇》第38页;第40页。
6陈华祥:《编写区志续志篇目记述要素的几点思考》,《续篇》第97页。
8颜越虎:《关于地方志书篇目要素的几点思考》,《续篇》第44页。
9 10运子微:《地方志书质量标准体系之篇目要素制订思路》,《续篇》第2、3页;第4页。
12 26黎锦熙:《方志今议》,《方志学两种》,岳麓书社1983年版,第107-110页;第71、72页。
13齐家璐:《关于志书记述事物基本要素的确定》,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志书篇目要素资料汇编》(以下注简称《汇编》),第33页。
14欧阳发:《志书分类与记述要素》,《汇编》第102页。
15梅森:《地方志书内容要素探微》,方志出版社2009年版,第221、222页。
16王林:《志书篇目的标准化与内容要素的规范化》,《续篇》第45页。
17戴佳臻:《关于志书篇目要素探讨之我见》,《续篇》第73页。
18 24黄友良:《志书篇目要素设计若干问题讨论——以〈成都市志〉为例》,《续篇》第103页;第111、112页。
19 20 25陈泽泓:《对志书篇目要素的思考》,《续篇》第93页;第95页;第90页。
21 22霍宪章:《关于制订〈地方志篇目要素〉若干思考》,《续篇》第82页。
23王文恒:《我对制订篇目要素的一些看法》,《续篇》第79、81页。
 
(作者单位:广州市地方志办公室)
(责任编辑:许之标)
资料来源:《广东史志》